雪梨留學打工記2 醉漢,紙與老奶奶

1在這裏
第一天上班的我就這樣被扔在前台
看著走進來的客人
感覺手腳都在顫抖
重點是那個客人還直勾勾的盯著我看!
(不然他是要看誰啦吼)
客人終於走到了櫃台
對著我說
Can I have a whopper medium meal?
幸好來者很善我聽懂了
我應了一聲好之後低下頭去…
WTF?這麼多按鍵我怎麼找得到在哪裡?
圖片如下(不是原圖但是差不多概念)

漢堡王的是橫的而且種類比這個多很多
雖然剛剛學妹已經跟我過了一次常用的
但是我怎麼可能記住嘛
於是我低下頭,開始找~找~找~
大概過了一世紀這麼久吧(一分鐘)
我終於找到了!
當我興奮地抬起頭
誒?!後面怎麼排了一串人了( ´゚Д゚`)
這時候經理終於出現了
幫我解決人流之後不久我也要下班了
有驚無險地結束Day 1

___『這裡我們要小小地吐槽一下』___

那個摳門的印度老闆說要換成電腦不知道說了多久
別家店都已經是觸控螢幕點餐的時候我們還在那裡按鍵盤
後來我離職之後大概半年吧才終於換成了
用滑鼠點的電腦…
___

後來又上了幾次班
把整個鍵盤照下來回家背之後
大概都記熟了
上班也越來越熟練
老闆也把我的“打烊班”下班時間調整為打烊之後收拾完才下班
其實打烊的時間是11:30
我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經理會讓我先走
但是之後我都是11:30以後下班了
過了一個月之後的某一天
又是打烊班
晚上快十一點幾乎一個人都沒有
(澳洲郊區過了晚飯的點之後街上就都沒什麼人了)
突然一個人搖搖晃晃地走進來
看起來像是喝醉的樣子
那時候前台還有我跟另一個同事
因為那個同事剛來
我怕他不會,就自告奮勇地去接了

I want a latte!

凶到不行的口吻

Sure, medium size?

好言好氣地回答

of course! quickly!

還是凶到不行

okay, $3.50 thank you

再做咖啡的過程中他還是一直在那裡搖搖晃晃
嘴裡時不時吐出髒字
當我做好了之後

That’s your latter sir

他看了一眼

What the f*ck are you doing you son of b*tch !

I want a flat white!

Flat white!

B*tch!

我愣住了
剛剛明明說要拿鐵的怎麼突然變成了Flat white?

Sorry sir, you said latte so I made you a latte

我很尷尬地回他

F*ck you! B*tch! I said flat white!F*ck you! Mother f*cker!

一直不停叫囂的他讓我身旁的男同事都看不下去了
站出來說

Sir, I did hear you say latte, if you keep doing this we are going to call the police.

說完,那個醉漢拿起咖啡往地上一砸
走到櫃檯拍桌指著我大罵

You b*tch! This is not f*cking coffee!

然後又指著我同事

And you! Mother f*ker, you are all the same!

我看到他渾身酒味的離我這麼近都嚇傻了
一直不停地顫抖
男同事趕緊把我護到身後

Sir, we are going to call the police

那個人還是不停的在罵

Yes! Call the police! Don’t you dare to call the police, f*cker!

這時候!!
老闆出現了!
不知道他是在監視器裡面看到所以出來了還是怎樣
反正他一過來就拿起電話打給警察局

Hi this is __ speaking from __ Hungry Jack’s

Yes, yes.

聽到這裡醉漢愣了一下
可能沒想到我們真的會叫警察吧
然後就搖搖晃晃的出去了
他出去之後老闆就跟警察說沒事了然後就掛掉了
之後老闆問我有沒有怎麼樣(雖然平常很討厭他但是這次真的超感動)
我說還好沒事
老闆就說以後再出現這種情況不要跟他囉唆直接報警
這裏也要提醒晚上上夜班的大家
出現這種情況一定要趕快報警啊!
如果把醉漢激怒了他開始砸酒瓶什麼的後果不堪設想!

___

那天結束後我驚魂未定了好幾天
打烊班的時候都怕怕的
後來有一天發生一件很搞笑的事情才讓我陰影稍微解開了一點
那天有個客人拿完餐走了之後突然又折回來
說Can I have some p**per?
我一聽paper?
就去後面拿了幾張紙給她
她愣了一下,尷尬的說

er no… I said … pepper

那個當下我簡直尷尬到不能再尷尬
趕快道歉拿了胡椒給她之後她還跟我說沒關係不用道歉
後來那一整天同事都拿這個跟我開玩笑T^T
還有人拍拍我的肩膀

It’s okay, things happen

當時真的是崩潰啊~

___

過了一陣子我大概去了三個月了
所有事情都熟悉了
上班時間也固定下來
發現晚上大概九點十點
常常會有一個老奶奶來店裡點一杯熱卡布奇諾
然後要我在集點卡蓋章
拿了咖啡之後就默默的坐在那裡品嚐
喝完就走了
我問了一個比較資深的同事
他說老奶奶已經是這裡常客好幾年了
每次都只點一杯大杯卡布奇諾不加糖
但是說剛開始好像是跟一個老爺爺一起來的
我自己回家腦補了一下
覺得可能是爺爺過世了吧
一瞬間覺得奶奶一個人好孤單
所以後來都會跟她聊天
同事是本來就會跟她聊天只是我以前害羞不敢XD
總之是我上班遇到的可愛小事一樁

___

在漢堡王的日子真的遇到很多很多事情
也歷練了很多
這裡小小的補充一下
在澳洲的快餐店18歲以前
薪水都是過一歲漲一塊錢(一小時)
但是底薪不一樣
我那時候是16歲,8塊錢一小時
我朋友在麥當勞17歲,12塊錢一小時
說真的麥當勞跟漢堡王的待遇差滿多的
我們員工買東西就75折
他們上班的話都可以免費吃一頓呢!
然後為什麼說是地獄呢?
因為打烊班要在11:30之後收拾完
基本上都12點多了
到家就一點
對於高中生來說其實是很辛苦的工作
老闆也很會挑毛病
要你無時無刻都有事情做
沒事的時候會去叫你擦餐桌的”桌腳”
或是去倉庫把貨整理一次之類的
而且打烊之後的加班都沒有加班費
所以員工都來來去去
這家店後來也倒掉了
所以
珍愛生命,遠離印度老闆開的漢堡王
我是說去那裡上班啦
但是漢堡真的很好吃喔
而且料都給的滿紮實的
跟麥當勞比的話我是覺得漢堡王稍微營養一點啦XD
如果沒什麼要問的話下一篇分享在學生會的工作囉~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